企业信息化建设
电子商务服务平台
 

结束!澹台灭明吐血!

点击图片查看原图
需求数量:
价格要求:
包装要求:
所在地: 北京
有效期至: 长期有效
最后更新: 2020-01-10 14:25
浏览次数: 0
报价
公司基本资料信息






 
 
详细说明
 闻道夫大人的身体猛地跃起,拔剑劈向云中鹤。
 
    眼看云中鹤就要一命呜呼。
 
   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。
 
    “大人小心。”旁边有人一阵高呼,然后整个身体猛地扑了过来,再一次挡在了云中鹤面前。
 
    “噗刺……”闻道夫的剑直接劈砍在他的后背之上,鲜血喷涌而出。
 
    此人,又是乞丐花满楼。
 
    从开战到现在,他时时刻刻都躲在云中鹤身边,履行他的诺言,能不能保护您是能力问题,愿不愿意是态度问题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!
 
    另外一道身影,闪电一般飙射而出。
 
    就是井中月身边的高手阿呆,之后一直被派到云中鹤身边。
 
    就算云中鹤刚才在唱空城计的时候,他也一直藏在城楼里面。
 
    此时阿呆闪电出手。
 
    瞬间,直接把闻道夫大人钉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。
 
    “嗖嗖嗖嗖嗖……”
 
    云中鹤手中暗器,飙射而出。
 
    无数的毒针,暴雨一般倾洒而出,全部击中了闻道夫的身体,瞬间将他彻底麻痹了。
 
    云中鹤望着扑在身上的人,依旧是那个熟悉的面孔,乞丐花满楼。他的后背被切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,鲜血泉涌。
 
    第二次了!
 
    第一次,他为云中鹤挡箭,肚子被射穿了。
 
    这一次,整个后背都被劈开了,甚至连脖子都要被切开了,伤势很重,真的有性命之危了。
 
    云中鹤颤抖道:“你,你为什么啊?我们之间,没有那么深的情感啊。”
 
    花满楼艰难喘息道:“你不懂,你不懂。”
 
    云中鹤道:“我不懂,那你告诉我?”
 
    花满楼颤抖道:“我说过,我要守护主君一辈子,但……她仿佛非常厉害,不需要我守护。所以……”
 
    云中鹤作为主君井中月的丈夫,手无缚鸡之力,所以花满楼就将这种疯狂的忠诚释放在云中鹤身上。
 
    井中月疯了,你花满楼也是疯的啊?
 
    云中鹤望着花满楼如同金纸的一般的面孔,后背鲜血真的泉涌一般,止都止不住。
 
    这次他伤得太重了,整个后背几乎都被砍穿了,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,真的会失血过多而死的。
 
    而且这伤口也太大了,足足一尺长,深可见骨,甚至连内脏都看得见了。
 
    “你,你疯了?我知道南周帝国有一个高级卧底在裂风城内,我是故意一个人,吸引他来杀我的,我有办法自保的啊。”云中鹤怒吼道:“不用牺牲自己为我挡剑的啊!”
 
    “我,我哪里知道。”花满楼这句话说完,直接昏厥了过去,身体正在快速失温。
 
    必须立刻手术,立刻止血。
 
    “井无边,这个南城墙交给你了。”云中鹤高呼道:“来人,抬着花满楼大人立刻进入城主府内,要快,要快。”
 
    与此同时,让几个人用赶紧的布匹,用力按住花满楼背后的伤口,尽量止血。
 
    止血药剂,拼命地往上洒,但根本就没有用,这些止血药立刻就被血水冲掉了。
 
    “把闻道夫关起来,全身锁住,卸掉下巴,千万不能让他自杀,我还要审问的。”云中鹤大喝道。
 
    然后,他狂奔前往城主府。
 
    “准备我的医药箱,准备酒精,准备纱布,之前被我验血过的人,定为O型血的,全部集合。”
 
    上一次验血,是为了许安蜓小姐姐。
 
    因为她分娩的时候,确实非常凶险,随时都可能会有出血的风险,为了保守起见,云中鹤为他验了血型,也为自己这具身体验了血型,而且给府内很多人都验了血型。
 
    那么,在古代就可以验血型的吗?
 
    古代是没有的,一直到1900年左右,奥地利科学家才开始血型的研究。并且在1930年,因为发现了血型,这位科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奖。
 
    但是这个办法并不难,就是先将血液采集,然后分离出红细胞和血清。
 
    不同人的红细胞和不同人的血清,是否会凝集,如果会凝集,那就说明不吻合,不能输血,如果不会凝集,就说明能够吻合。
 
    这种办法虽然不能准确判断出所有的血型,但几个大众血型还是能断定出来的。
 
    当时验过血型之后。
 
    云中鹤得到了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。
 
    许安蜓小姐姐是O型血,万一发生了出血,也不难找到血源。
 
    云中鹤这具身体的血型,极度极度罕见。
 
    他找了上百个标本,都不能和他的血清融合,毫无例外发生了凝集反应。
 
    他……竟然是熊猫血。
 
    具体概率是百分之一的熊猫血型,还是万分之一的熊猫血型,就不得而知了。
 
    总之,万一他需要输血的时候,基本上是找不到匹配血型的。
 
    所以他以后要小心了,就算受伤也不能太重。
 
    接下来,云中鹤用最快速度为花满楼验明血型。
 
    幸好,不是什么熊猫血型,但也不是很大众的血型,不过接受输血没有问题。
 
    云中鹤立刻找来了几个匹配血型的仆人,为了保险起见,他还是先做了血液凝集实验。
 
    确实不会凝聚,再为几个仆人抽血,整整抽了一千多毫升。
 
    接下来为花满楼做手术。
 
    而这个过程中,因为失血过多,花满楼满脸苍白无色,呼吸极其微弱,而且身体已经开始抽搐了。
 
    云中鹤赶紧为他输血,并且开始做缝合手术。
 
    此人为他挡剑,几乎丧命,云中鹤必须救他。
 
    幸好有青霉素,否则这么大伤口做实验,就算缝合好了,也会感染发炎而死的。
 
    也幸好云中鹤准备好了足够足够的羊肠线。
 
    这不是很难的手术,但却是一个大手术,需要耗费整整两个时辰的时间。
 
    因为花满楼的伤口实在太长太深了,不但要缝合肌肉和脂肪层,还要缝合血管和神经。
 
   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。
 
    云中鹤快速地做手术,脸上汗水不断流出,旁边麝香夫人用香喷喷的丝巾为他擦汗。
 
    他做手术救人的这一幕,实在把人震撼住了。
 
    刚才他坑杀诸侯联军八万,就已经足够惊人了。
 
    现在,他竟然用这种方法救人,简直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
 
    这位姑爷,真乃神人也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    与此同时,在西边高山顶上。
 
    澹台宇宙亲眼见到八万大军全军覆灭之后,整个人彻底冰凉,他带来的几百名武者也静寂无声。
 
    冷碧道:“澹台宇宙,你们已经输了,就不要徒增伤亡了,退了吧。”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,澹台宇宙目光开始变得越来越凶猛,越来越冷。
 
    “退?!”澹台宇宙再看北边城墙,井中月已经率军杀了出去了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澹台宇宙道:“你们的裂风城,现在是彻头彻尾的空城了,我为什么要退?哈哈哈哈!井中月这个疯子,竟然带着六千军队冲出城去,和宁无忌的两万大军厮杀?使得整个裂风城毫无防守,我为什么要退?我完全可以轻而易举杀入城内,将城主府内的人全部杀光,占领整个城主府。”
 
    “裂风夫人风韵犹存,麝香夫人美不胜收,刚好我想要尝一尝,不可以吗?”澹台宇宙狞笑道:“我这几百人依旧可以占领城主府,甚至可以和宁无忌里应外合,占领整个裂风城,我们并没有输!”
 
    然后,澹台宇宙挥舞利剑,更加疯狂地厮杀过来。
 
    或许是因为眼睁睁看着八万联军被埋葬了,他的内心充满了愤怒和杀气,这一出手竟然尤其惊人。
 
    杀,杀,杀!
 
    顿时间,竟然将楚昭然和冷碧杀得节节后退。
 
    他带来的几百名澹台家族高手,武力上也超过井氏家族许多,人数更是两倍有余。
 
    顿时间,山顶的防线摇摇欲坠,随时都可能被攻破。
 
    一旦被攻破,澹台宇宙带着几百名凶残的高手冲入城主府内,后果不堪设想。
 
    愤怒之下,裂风夫人,麝香夫人的清白肯定是不保了。
 
    云中鹤刚刚出生的小宝宝可还在襁褓之中呢。
 
    绝对不能让这些畜生冲入城主府内。
 
    冷碧拼了命地厮杀,再一次用了同归于尽的打法。
 
    楚昭然也状似疯狂,因为云中鹤大人那边已经赢了,把敌人八万大军都葬送了,要是他这边防线崩溃,导致城主府失守,那他就是裂风谷的千古罪人了。
 
    于是,他也用了同归于尽的战术,两个人疯狂缠着澹台宇宙,完全是以命换名的打法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澹台宇宙凶残一笑。
 
    “嗖……”他的手臂被划了一剑。
 
    但是他猛地反手一剑,直接将楚昭然劈飞了出去,在他胸前留下了一个一尺多长,两寸深的伤口,鲜血涌出。
 
    楚昭然倒地不起,生命垂危。
 
    冷碧一人更加无法支撑。
 
    “当!”一阵巨响。
 
    两支利剑猛地劈砍在一起。
 
    冷碧娇躯直接飞出,鲜血狂喷,狠狠跌落在地上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澹台宇宙凶性大发,望着冷碧美丽的面孔,动人的身躯,猛地上前,要先割掉她的手脚筋脉,然后撕开她的衣衫,带在身边。
 
    此时蹂躏冷碧是没有时间了,但光着身子呆在身边,也是过瘾的。
 
    战斗到这个份上,就和禽兽没有什么区别了。
 
    “这是你自找了,接下来就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澹台宇宙厉声道:“先是你,然后是裂风夫人,麝香夫人,最后是井中月,哈哈哈哈……活生生被我们蹂躏致死吧。”
 
    澹台宇宙大手朝着冷碧抓去,就要先断她筋脉,再剥衣衫。
 
    “嗖嗖嗖嗖……”
 
    而就在此时,无数利箭狂射而出,狂风暴雨一般,丝毫不停歇。
 
    紧接着,从下面涌出了一个又一个黑衣人高手。
 
    几十,几百人。
 
    这群人武功极高,轻而易举将澹台宇宙带来的武者,全部击退,碾压。
 
    澹台宇宙目光狂怒,嘶吼道:“你们是谁?”
 
    为首一人,利剑一抖,如蛇一般刺来。
 
    “唰唰唰……”
 
    澹台宇宙脸色一变,赶紧出剑抵挡。
 
    但这个黑衣人武功更高,一开始和他不相上下,但是百招之后,就胜过了他。
 
    而且这黑衣人首领剑术极其刁钻凶猛。
 
    看上去非常熟悉的剑法,白云城的天鬼剑!
 
    “你这是天鬼剑法,白云城的。”澹台宇宙冷道。
 
    “嘿嘿……”黑衣人首领一笑,手中猛地一剑刺出,如同鬼影一般,让人防不胜防。
 
    澹台宇宙出剑格挡。
 
    然而下一秒钟,黑衣人首领的剑,竟然猛地冒出了半尺。
 
    本来两尺长的剑,竟然忽然弹射多出半尺。
 
    “噗刺……”
 
    利剑猛地刺入他胸口。
 
    黑衣人首领猛地一挑,澹台宇宙身体猛地飞出,鲜血狂飙,朝着西边高山悬崖狠狠坠落下去。
 
    这群黑衣人太强了,和井氏家族武士联手,短短一刻钟,就将剩下的澹台家族武者杀得干干净净,剩下不到三分之一,疯狂逃窜。
 
    西边高山防线守住了。
 
    “快,把楚昭然大人带回城主府医治,快,快……”冷碧高声呼道。
 
    顿时四名武士拿出担架,先用绷带包扎楚昭然胸前的伤口,然后用担架飞快抬下山,朝着城主府狂奔而去。
 
    冷碧艰难起身,吐了一口血,朝着这几百名黑衣人躬身拜下道:“多谢诸位相助,请问高姓大名,我井氏家族一定会报此大恩。”
 
    黑衣人首领道:“不用了。”
 
    紧接着,这几百人纷纷甩出绳钩,在山顶如同猿猴一般攀越,转眼之间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
 
    北边城墙战场。
 
    宁无忌几乎要疯了,不,他感觉到自己招惹了一个疯子。
 
    井中月,你这个女疯子,你打我做什么?
 
    我不是你的主要敌人啊。
 
    但是,杀上瘾的井中月带着六千大军,就这么无比凶猛地冲向了两万敌人。
 
    尤其她率领的一千多骑兵,杀个七进七出。
 
    所过之处,尸横遍野。
 
    很快,宁无忌也收到了消息。
 
    裂风城南边城墙主战场,澹台镜率领的八万大军已经全军覆灭了。
 
    不知道为何,忽然发生地震,仿佛天塌地陷一般,几万人全部被埋葬了。
 
    顿时,宁无忌毛骨悚然。
 
    他麾下的军队更是人心惶惶,士气低落。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 
更多»同类求购

[ 求购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